Friday, June 12, 2009

我站在门槛外

我站在门槛外。

地上覆盖着我曾写过的笔记和作文。我蹲下捡起一张布满折痕仿佛从笔记本中撕下的纸。纸上写着我第一次跟出租车司机一块聊天时的对话和我的感想。老师在作文上留的红叉使我以前所犯过的语法和用词错误一目了然。我应该认真复习这篇草稿,可是回想起刚开始学习汉语时的天真无邪,我不由得笑起来。噫…逝者如斯。俯视,一些纸张的页边记着我所闻所见的好词好句,如“蔷薇红”和“有一日未死之身,则有一日未闻之道。”然而,这些笔记好像是在匆忙中写的,因为其字迹太潦草了。

我的记性很差,所以我早就决定了把回忆和想象寄托于自纸墨字。我能写什么就写什么,在墨水用光时,我便会再灌继续写字。我偶尔会重读我的所写来享受想象之果并使往事浮于眼前,然而我总觉得我写的一切都如同因缺几块而未完成的拼图游戏。

我站在门槛外。

透过门,能看到一片沙滩。这不是一般的海边浴场。沙地是一片无垠的白黄——它没有菅茅草,也没有干枯的海草。虽然见不到海鸥,它的鸣叫却仍传到耳朵里。一股凉爽和畅的风使我的精神振奋。从这儿,我能看到气势雄伟的大海,听到大海的沙哑的低语,闻到大海的那刺鼻的咸味。谁在搅动海面并形成波涛?波涛一潮潮地向沙地滚滚打来,缓缓冲激。
在沙地和大海之间那固态和液态紧紧相连的汇合处,被打湿的沙子大喊:“不服!” 它们勇敢地面对大海,以自身连成一带深褐色的前线。
大海哗啦作响,溅起泡沫,如鼓声阵阵。
此战奚始?物类之起,必有所始——唯有挂在遥远天空的太阳知道其始,而且只有这个旁观者才能猜测其终。莫非太阳是使大海与沙子永远不停地交锋的魁首?莫非大海和沙子只能任当傀儡,给太阳消遣?

在沙滩上游目骋怀,凝视脚下八万四千的沙子,遥望起伏不定的大海。我要描绘周围的景色,可是口袋里没有笔。我用手指在沙地上写字,一个“中”字没写完而大风便已刮过,使沙子填满“口”,但一竖的痕迹还能看得清楚。
这是否太伟大了?以往的作家警告过我不要以毛笔挑战大自然,但我已走上了写作之路,现在不能望洋兴叹,视沙感燥。尽管在一千句只有一句能体现沙滩之美,如果我能间接地同他们相遇而且相融了,即使只有一次已足够,我就心满意足了。为此而夙夜匪懈是值得的。

投干沙一把于海而投者见击者,盖沙顺风而散,逆行而击也。湿沙者,为涛所透之沙也。投湿沙一把于海矣,假于吾力而加疾,因之而填于海也。是故干湿二沙,固而同质,投而异向,涛之透使然也。

我站在门槛外。

六月三日。



金健佑


share on: facebook

2 Comments:

Steve said...

Yeah, I definitely agree with this post. Very well-written, Ricky. ;)

Hungryman792 said...

This is an extraordinarily well-written piece...how long have you been studying Chinese? I'm an undergrad (2011) who's going to IUP in Spring of '10, so I just wanted to say that this blog is really helpful in terms of giving insight into what a language-intensive study abroad exp in China is like.

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 |